• 手机版 |
  找回密码 ×
   
   
     

舌尖上的“一带一路” 食品走出去政府该做啥?,商机前沿_滨州企业在线新闻--新闻资讯频道

字号:T|T
发布日期: 2015-04-07  来源:新京报  浏览次数:5117
核心提示:    2000多年以前,当中欧商人穿梭往来于古丝绸之路时,食品既是补给商队的生命之源,也是他们了解沿途国家文化的窗口,更是贩卖的商品、交流的工具、农业改良的途径。 中国茶叶经丝绸之路最终抵达欧
导读:    2000多年以前,当中欧商人穿梭往来于古丝绸之路时,食品既是补给商队的生命之源,也是他们了解沿途国家文化的窗口,更是贩卖的商品、交流的工具、农业改良的途径。 中国茶叶经丝绸之路最终抵达欧

  

   2000多年以前,当中欧商人穿梭往来于古丝绸之路时,食品既是补给商队的生命之源,也是他们了解沿途国家文化的窗口,更是贩卖的商品、交流的工具、农业改良的途径。


  中国茶叶经丝绸之路最终抵达欧洲,西域的葡萄、核桃、胡萝卜、胡椒、胡豆、菠菜、黄瓜、石榴等农作物也传播到了中国,丰富了国人的日常饮食。与此同时,西域特产的葡萄酒也伴随各国文化、经济的融合,逐渐融入到中国的传统酒文化当中。


  2000年后的今天,就在上月博鳌亚洲论坛上,伴随我国“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规划的出台,中国食品企业迎来“走出去”的历史机遇和挑战。如何借着机遇走好这条舌尖上的“一带一路”,让世界更多的人品尝到中国的特色食品和农产品?专家指出,食品企业需要修炼好内功,追求更高层次的食品安全和品质,同时也需要政府搭台做好保障。


  Q1


  “一带一路”带来哪些利好?


  茶叶,在古丝绸之路的时候,就是走出去的“明星”食品代表。对眼下饱受国内市场煎熬的茶叶企业来说,“一带一路”让他们看到了一条升级版的“茶马古道”,不少茶企开始谋划新一轮的“走出去”。


  不久前,河南信阳毛尖集团和蒙古、中俄联合协会签订了每年30亿的茶叶出口订单。


  “我们茶叶走出去的战略,主要是销售大众茶和符合中亚、中东地区口味的茶叶。”信阳毛尖集团董事长陈世强对媒体表示,在“一带一路”的发展过程中,信阳大别山茶区起到了较为重要的作用。“我们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也有信心利用好我们大别山茶区,借助中国云南、四川、贵州、福建等各大茶区的力量来共同抱团发展。”


  陈世强说,目前俄罗斯、塔吉克斯坦,甚至欧洲对中国茶有很大兴趣,也有很大的需求,特别是红茶。


  2014年11月APEC会议上,习近平主席表示中国将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资源开发、产业合作以及金融合作等互联互通的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持。


  这被外界看作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绝佳机遇。


  上月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支树平谈到“食品安全、国际共治”时表示,目前中国对世界上21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口食品,多年来的出口食品合格率一直保持在99%以上。


  农业部对外经济合作中心副研究员何君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一带一路”对中国农产品出口究竟能够带来多大的市场,目前尚无精确统计数据。但从整体趋势上可以判断,中国农业对外投资,特别针对农业生产和产品加工为主的投资还是以亚洲和非洲为主。


  “虽然农业对外投资尚处于起步阶段、规模和总量较小,但国内外大型涉农企业以及国际资本正在逐渐追逐未来农业国际投资的市场,农业对外投资的潜力巨大。很多企业在农业领域的对外投资重点瞄向了见效快、投资回报率高的行业。”何君说。


  Q2


  “走出去”,要做哪些准备?


  “陕西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新起点,公司看好丝路之上的农业发展潜力。我们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小品种为核心,布局一带一路。”香港虎标公司总裁杨小宏对媒体表示。


  香港虎标公司2011年进入陕西,成立西安虎标茶果土产有限公司。虎标目前已经与日本一家黑糖公司一同在中国云南建设了全球黑糖基地。


  光明集团副总裁葛俊杰受访时称,在对外投资中,企业要完善自身治理结构,引进国际先进经营管理理念、商业模式、关键技术和优秀人才,增强对全球贸易投资规则的适应能力。


  过去白酒的出口量较少,但在青海青青稞酒总经理郭守明看来,产品走向世界只是时间问题。随着美国纳帕酒庄被公司收购,青青稞酒已经找到了打开美国市场的窗口。在经历前期的市场调研、产品设计、口味改良后,青青稞酒已获得美国经销商认可,并在美国做了商标保护。


  规避风险的另一个重要方式是更好地融入当地社会。浙江何字食品有限公司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13年,何字食品进军巴基斯坦市场,于次年在当地投资建厂。出于长远考虑,何字食品用的300多名员工全部是巴基斯坦人,没有一位管理人员来自“老家”浙江。他们的想法就是,“企业从注册开始就要守当地的规矩”。


  农业领域跨国并购也早已取得一些突破。中粮集团以15亿美元并购新加坡来宝农业公司和以12.9亿美元并购荷兰尼德拉公司,成为迄今农业领域对外投资最大的两个项目。


  Q3


  “走出去”面临的挑战?


  “一带一路”涉及全球60多个国家、40多亿人口、20多万亿美元的经济总量,蕴含机遇的同时,中国食品企业也将面临错综复杂的地缘政治、不同的风土人情,以及差异化的对华合作态度。


  葛俊杰对媒体表示,虽然中国对外投资已遍布世界各地,但这并不代表着中国企业“走出去”就是一片坦途。


  他认为,我国对外投资的配套环节还相当不健全,表现为法律法规、管理服务、信用评价、风险管理等支撑体系缺失,对海外投资和海外资产的保护体系不完善,这都与企业“走出去”的迫切需求不相匹配。


  贸易及关税壁垒也往往是中国食品企业无法逾越的鸿沟。


  2014年12月,新疆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曾向新疆食品、生产品生产及出口企业发出提醒:研究关税联盟的产品技术法规和规范,符合按照海关联盟相关技术法规或规范才能够顺利出口海关联盟成员国,以免不必要损失。


  这源于当年12月23日吉尔吉斯斯坦签署加入关税同盟的协议。关税同盟成员国对外实行统一的关税政策,还整合了联盟各成员国的产品技术法规、规范。其中,涉及食品安全的技术法规及规范就有11部,新疆食品、农产品面临着新的关税联盟技术法规壁垒,出口难度将加大。


  青青稞酒也遭遇了类似问题。青海青青稞酒总经理郭守明想把发展的目光锁定在俄罗斯市场,但俄罗斯禁止白酒进口,青青稞酒无法顺利打进该国市场。


  一直从事中国农业对外经济合作和对外农业投资工作,农业部对外经济合作中心副研究员何君对农业企业“走出去”面临的困难深有了解。他说,因为农业投资周期长,企业“走出去”之前必须要做非常详尽的前期考察。


  “农业所面临的政治风险、自然风险、市场风险、技术风险以及当地社会环境的风险与其他行业不同。比如矿业,一年不行它可以走,但农业不行。农业投资周期较长,不容易撤。”何君说,农业企业对外投资的短期行为与政府推动农业对外投资的长期战略之间存在错位,应该更紧密地结合,“由政府去引导推动鼓励企业在兼顾自身市场经济行为的同时能够服务国家长期农业对外投资和贸易的战略。”


  信阳毛尖董事长陈世强指出,中国茶企要“走出去”,需要调整制造工艺和制造标准,农药残留标准一定要和国际标准接轨。


  Q4


  食品走出去政府该做啥?


  引导清真食品“走出去”,西北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沿线省区政府在做有益尝试。今年的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宁夏回族自治区主席刘慧介绍“一带一路”时,重点就提及了食品领域。


  据介绍,宁夏清真食品认证机构获国家批准,与12个国家和地区签署清真食品标准互认合作协议,对宁夏打造面向阿拉伯国家和地区开放的经济区有重要意义。


  举办或参与国际性展会,是西部省份支持食品企业“走出去”的一项重要举措。


  去年9月,甘肃临夏举办第二届中国临夏——马来西亚吉兰丹州——伊朗库姆市清真食品与民族用品展销会,与海外“亲密接触”,300多家清真及民族企业参展。临夏商务局局长马吉春介绍,抓住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机遇,把展销会作为一个对外开放的平台,做大做强以清真食品等为主的特色优势产业。


  去年4月,马吉春还带队参加2014年马来西亚国际清真展览会,2场企业对接会中,与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40多位商人进行洽谈。就在这次洽谈会上,临夏州华安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与沙利法食品工业公司签订了280万元的粉末油脂供货合同,马来西亚特尔坤调味品公司与莲花湖食品公司签订了购买蚕豆系列产品的合同。


  国家质检总局进出口食品安全局局长林伟在博鳌亚洲论坛中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非常好的农业资源,从质检总局来讲,会帮助企业、服务企业,为他们走出去做好服务。”


  何君副研究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国家尚未出台专门的针对农业对外投资和农产品贸易的鼓励性政策,但从农业多双边合作的角度,“针对‘一带一路’农业对外投资和农产品出口的相关政策肯定会出台”,无论是政府公共服务、信息服务,还是前期考察、金融服务、财政支持等,还有待加大力度。


  光明集团副总裁葛俊杰则建议,国家应制定推进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指导意见,形成对外投资产业目录,引导企业对外投资的产业方向和重点区域。可由央行、银监会优化金融支撑体系,扩大人民币境外使用范围;出台利用外汇储备支持企业“走出去”的实施办法;鼓励国内保险机构为企业对外投资提供保险与担保;商务部可建立企业对外投资、国际经营的风险预警和投资保障机制。


  Q5


  海外食品引进来国产食品如何应对?


  “国内高端牛肉市场面临的主要海外竞争对手来自澳洲”,恒都集团市场部经理廖文俊谈及市场坦言,在冻肉领域,恒都牛肉的生产成本要比澳洲牛肉贵出100元,在价格上不具备竞争优势。


  原因来自两国在养殖规模、养殖标准及方式的差异,由此带来养殖成本的不同。在澳洲,肉牛从饲养、屠宰到生产加工的各个环节都有工业化标准及流程,成本能够得到控制。但在国内,由于无法做到各个环节的工业标准化,因此投入的人工等成本相对较高。“人家屠宰一头牛可能只要2分钟,而我们可能要4分钟,这无形中也增加了成本。”


  食用油、奶粉等许多食品行业目前也都面临外资品牌的围剿。


  数据显示,进口食品正以每年20%的速度在我国增长。在食用油领域,我国年消耗食用油2700万吨,大多数油脂原料需要进口,大宗油料作物基本被国外产品冲击。


  为在食用油领域取得突破,武汉福来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研发了高产量、高出油率的萝卜籽油,主打健康“高端小油”品牌,目前在武汉、广州等地的市场投放情况也比较理想。


  该公司总经理朱定志介绍,“双高”萝卜品种可以在全国大部分地区种植,产量高达250公斤每亩,含油率最高达45%,超过菜籽等油料作物。相比茶油、亚麻籽油、核桃油等难以全国大面积种植的小众油料作物,高产油用萝卜极有可能被上升到国家战略,成为新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家大田油料作物新品种。


  对饱受进口奶粉冲击的国内乳企,乳业专家王丁棉认为,目前进口奶粉在我国市场上处于优势地位,但这种格局并非定论,本土乳企依旧有反转局势的机会。基于目前这种形势,本土乳企首先应做好产品品质,在消费者认知上有正确引导。


  Q6


  能否带来食品安全提升?


  博鳌亚洲论坛上,安捷伦科技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麦克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列入“一带一路”商业路线的国家需要彼此协作,这就催生了区域内对共同食品质量和安全标准的需求。“在这个议题上,中国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领导作用。”


  农业部对外经济合作中心副研究员何君认为,“一带一路”的实施对中国农产品检测标准会有比较明显的提升,在跨境农产品畜产品联防联控检疫检测上肯定会有突破。“投资便利化、跨境联防联控是国际农业合作的重点。”


  他透露,欧盟正在和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共同制定霉菌检查等食品安全标准。不同国家之间已经根据不同标准进行相互交流与合作对话。


  广西经济干部学院副教授莫小春认为,“一带一路”带来的对外开放协作加强,会对我国提升食品标准有一定影响,特别是国外食品安全标准偏高,要求较严。“我国目前食品标准缺失存在一定程度的滞后、缺失状况,比如冻鸡之类的冷冻食品,我国现在尚未制定标准。”


  “对外开放协作加强的情况下,为了消除贸易壁垒,我国将会不断提升食品标准,并逐渐与国际接轨。”莫小春说。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
好评
0
中评
0
差评
0
       匿名发表      (内容限1至500字)    当前已经输入 0